集團站群

暫無數據
行業資訊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資訊 > 統籌傳統與新型 全面推進交通基礎設施現代化

統籌傳統與新型 全面推進交通基礎設施現代化

發布時間:2020-05-27 來源:中國交通新聞網

基礎設施是國民經濟基礎性、先導性、戰略性、引領性產業。建設結構優化、集約高效、經濟適用、智能綠色、安全可靠的現代化基礎設施體系具有重大意義,不僅有利于促進經濟增長、拉動投資、擴大內需、促進產業升級、形成新動能,也有利于提升公共服務水平、增加就業、增強社會可持續發展力,更關乎我國現代化進程與強國建設。

我國已成為全球基礎設施大國

新中國成立以來持續發展,我國已成為全球基礎設施大國,基礎設施規模龐大、技術水平不斷提升、綜合效益不斷顯現,長期存在的供需矛盾得到緩解,許多領域的瓶頸制約得到消除。形成了以“五縱五橫”綜合運輸大通道為主骨架的綜合交通網,“四縱四橫”為主骨架的高鐵網絡,“首都連接省會、省會彼此相通,連接主要地市、覆蓋重要縣市”的國家高速公路網絡,“兩橫一縱兩網十八線”為主體的內河航道體系。高速公路、高速鐵路里程均位居世界第一,高速鐵路、高速公路基本實現了“縣縣通”。郵政行業基礎網絡實現“鄉鄉設所、村村通郵”。能源領域已形成“四大油氣戰略通道”油氣管網格局、區域性成品油管網和國內天然氣骨干管網系統。水利基礎設施建設日趨完備。

設施服務能力與水平也持續提升。鐵路旅客周轉量與貨運量、公路客貨運輸量及周轉量、水路貨運量及周轉量,全國港口完成貨物吞吐量和集裝箱吞吐量,快遞年業務量均居世界第一,民航運輸總周轉量、旅客周轉量、貨郵周轉量均居世界第二。

設施技術水平不斷提升。我國已具有完備、成套的鐵路技術,形成一大批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技術創新成果,成功實現了不同等級列車的混合運行、高速鐵路與普速鐵路的互聯互通。油氣管道工業在管道設計、建設、運行、管理等領域取得了多項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核心成果。

基礎設施領域發展水平躍居世界前列。高速鐵路、既有線提速、高原鐵路、高寒鐵路、重載鐵路等技術均達到世界先進水平。特大橋隧、離岸深水港、巨型河口航道整治及大型機場工程等建造技術邁入世界先進或領先行列。油氣管道工程建設水平跨入世界先進行列。

基礎設施步入全面現代化新階段

發展成就巨大,但我國還不是基礎設施強國。作為全球最大的發展中國家,傳統基礎設施建設欠賬還比較多,新型基礎設施任重道遠,無論從量還是從質都存在較大差距。基礎設施發展總體比較粗放,系統化不夠強,綜合程度較低,互聯互通性差,各類基礎設施之間尚未形成統一規劃、分工銜接與功能互補的互動關系。結構不盡合理,過剩與短缺并存、重硬件輕軟件、重干輕支、重客輕貨。空間不平衡明顯,中西部地區、農村地區和邊遠地區基礎設施的可獲得性和服務公平性有待加強。一些重要基礎設施服務保障能力不足,功能有待提升。基礎設施總體國際競爭力不夠強,根據世界經濟論壇發布的《2016—2017年全球競爭力報告》,我國的競爭力排名第28位,但基礎設施僅排名第42位。

基礎設施發展正面臨一些新的大趨勢。隨著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經濟社會發展主要矛盾發生深刻變化。我國正在推進人類歷史上最大規模的工業化、城市化進程,為構建全球人類命運共同體在推動東西方互動、陸海統籌的全球化,推動全球基礎設施互聯互通。我國未來將有望成為全球第一大經濟體,成為全球貿易樞紐、供應鏈樞紐。收入結構、人口結構變化,推動著消費多元化、個性化服務需求不斷增加。以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為主要特征的新產業革命勢不可擋,萬物互聯、數據泛在化、線上線下大融合。圍繞產業互聯網、人工智能、5G、大數據中心、云存儲、區塊鏈、超級高鐵等新型基礎設施競爭,已經成為各國戰略競爭的焦點之一。

新形勢新趨勢對基礎設施發展提出了更高要求,我國必須進入統籌存量和增量、傳統和新型,全面推進基礎設施現代化的新階段。

加快推進基礎設施現代化進程

我國已站在新的歷史起點,基礎設施發展需牢牢把握時代機遇,沉著應對各種挑戰與風險,全面貫徹落實新發展理念,以建設現代化強國為目標,充分運用新科技、新模式,滿足新需求,促進新消費,形成新動力,夯實基礎,消除短板與瓶頸,完善體系,優化結構,提檔升級,提質增效,以更大價值創造,為經濟社會發展與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做好戰略支撐。

人民至上,發展為先。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通過發展的辦法解決前進中的問題,努力讓人民群眾充分享受到基礎設施發展的紅利。基礎設施的規劃、設計、施工和運行緊緊圍繞人民的需要,充分考慮各類弱勢群體的訴求。

戰略引領,適度超前。統籌增量和存量、傳統和新型基礎設施發展,優化基礎設施空間布局、功能配置、規模結構,創新規劃、設計、建設、運營、維護、更新等各環節發展模式。增強基礎設施服務國家重大戰略、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的支撐保障能力。

完善體系,優化結構。科學規劃、總體設計。統籌點線面網、城市農村、東中西、沿海內地、發達地區與落后地區、國內與周邊國家、國內與國際等。做好總體規劃與專項規劃的銜接。既避免重復建設導致經濟結構失衡,又要補齊短板,提升發展質量效益。聚焦關鍵領域和薄弱環節,著重提高基礎設施供給質量和效率,更好地發揮基礎設施協同效應。特別是加強運用新科技、滿足新需求、促進新消費、創造新模式、形成新動能的新型基礎設施建設。

促進協同,融合發展。充分發揮新一代信息技術的牽引作用,推動新型基礎設施與傳統基礎設施融合發展。正確處理基礎設施間替代、互補、協調、制約關系,強化資源共享、空間共用、互聯互通。加強面向服務對象的需求分析,以方便適用為導向,推進精細化管理,豐富優質服務供給,提升人性化服務水平。

綠色智能,安全可靠。集約節約利用土地、廊道、岸線、地下空間等資源,加強生態環保技術應用。加強人工智能技術在基礎設施領域的應用,加快形成適應智能經濟和智能社會需要的基礎設施體系。加強基礎設施風險管控、安全評估和安全設施設備配套,提升基礎設施保障國家戰略安全、人民群眾生命財產安全以及應對自然災害等的能力。

政府主導,市場主體。建立健全推動基礎設施高質量發展的規劃體系。構建以財稅、金融、產業、科技、環保等政策組合的基礎設施發展政策體系。基礎設施的發展離不開社會資本的參與。我國越來越多民營企業已參與到基礎設施發展大潮中來。我國民營經濟的力量已經十分雄厚,基礎設施已經成為推動民營經濟發展的核心競爭力。但不管是公共資本還是民營資本投資基礎設施,必須要考慮到投入產出效果。為此,要健全中央與地方投資聯動機制,優化政府投資安排方式,推動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政府需要從市場的角度幫助投資主體減少相應的風險。

深化改革,營造環境。著力解決制約基礎設施發展的制度性瓶頸,暢通社會資本進入基礎設施投資的渠道,形成基礎設施高質量發展的強大動力。界定好基礎設施的建設、投資、運營、維護等不同環節的屬性,明晰政府與市場的邊界。傳統網絡型物理基礎設施如何實施自然壟斷業務與競爭性業務的分離,新型數字化基礎設施如何監管等均是亟待深入研究與破解的課題,這要求加快完善基礎設施領域的法律框架以及監管體系,為相關市場主體營造公平、公正、開放、透明的良好商業環境。


(作者系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產業經濟研究部研究員)



街机明星97水果拉霸 股票微信二维码群 基金配资申请 南粤36选7更新开 股票交易软件排行榜 辉煌棋牌app安卓版下载 今日nba赛程 波克棋牌下载安装 心水贴四肖期期中特 捕鱼来了怎样猜龙 下载闲来点炮安徽安庆 为什么不让玩9码 新浪股票 二肖中特开奖结果 东风股份东方财富 金财神精准二尾 金刚玻璃股票